外傭荒的九大跡象

2019-02-20 09:00

香港外傭包含 菲傭印傭 及泰傭等女傭,即我們所說的外籍家庭傭工 (domestic helper)。我們近期發現,外傭荒(又叫傭工荒)的情況漸漸加劇。

九大跡象已顯示出來 :

1. 僱主以不同形式加薪,留住外傭
2. 印尼政府收緊政策,減少印傭輸出
3. 菲傭出現量升質跌的增長情況
4. 其他國籍外傭在港並無增加的跡象
5. 外傭往日本和北上大陸發展情況日益俱增
6. 外傭輸出國的輸出費用日益增漲
7. 供求不平衡,工人姐姐搏炒現象明顯
8. 引進柬埔寨籍外傭來緩解外傭荒壓力
9. 中國大陸政策有可能隨時開放內地僱主聘請外傭

1. 僱主以不同形式加薪,留住外傭

根據港府統計處統計,截止至2016年9月,全港總共約有二百五十萬個家庭;而據入境事務處數據顯示,截止至2019年2月,香港已有約三十九萬個外籍家庭傭工, 即粗略估算每7個家庭便有1個家庭招聘外傭, 表明外籍家庭傭工在香港的人力市場占有非常重要的部分。

根據2019年健樂護理的調查報告顯示,雖然40%以上的僱主均以正式或者非正式的方式給予外傭超過最低工資薪酬 ( 2018/19年度的最低工資 為HKD4,520 ), 平均超過最低工資約8%, 比起10年前外傭的工資有名義增長超過35% ( 2008/09年度的最低工資為HKD3,580 ), ( 此數據並不包括男性傭工的工資 ),但很多僱主仍然未能夠留住家中外傭。加上大批70年代和80年代到港的外傭進入退休年齡, 新一代的80後和90後外傭心態轉變, 外傭的流轉率整體維持上升趨勢。

2. 印尼政府收緊政策,減少印傭輸出

印尼在2018年的GDP增長率為5.2%和失業率為5.3%, 在過去的十年中,雖然印尼盾對港幣貶值約50%,但經濟及政治一直非常穩定擴展,作為G20的成員,國民收入大幅提昇。因此,國民往海外工作的意慾也不斷減少。

有見及此, 從2015年起,印尼政府已經逐步使用行政手段減少或停止輸出往中東地區的家庭傭工,目標在未來全面落實傭工「零輸出」,包括本港在內的地區都受到嚴重影響, 所以導致新供應非常緊張及增長緩慢。而目前正在海外工作的家傭則不受影響,若滿意工作環境和待遇,可按照個人意願,與僱主續約。我們估計其發展將類似泰國政府於1996年後反反覆覆地逐減向本港輸出泰傭的慢版情況相近。

3. 菲傭出現量升質跌的增長情況

菲律賓在2018年的GDP增長率為6.2%和失業率為5.1%, 經濟發展成績驕人。但因為出國工作仍然是一種主流思想, 因此申請來港人數仍然偏高。

當考慮到菲國經濟快速增長和全球人口老齡化的同時, 我們發現許多國家都非常績極地從菲律賓進口不同工種的勞工, 在現時全球供求角度和香港外傭的最低工資缺乏吸引力的情況下, 素質及教育程度相對較好的菲律賓國民比較偏向往其他國家和工種發展。以至本港在最近幾年菲傭增長出現量升質跌的扭曲現象, 直接影響整體流轉率上升。

4. 其他國籍外傭在港並無增加的跡象

除了 印傭 、 菲傭,在港工作的外傭以泰傭為第三多。然而,截止至2019年1月31日,在港外傭統計數字中,泰傭數量為 2,390個,比起十年前的 3,828減少了差不多40%。除了這三個國家的外傭,其他所有國籍的外傭加起來也不能突破一萬人的重要關口。由此可見,其他國籍的外傭並無大幅增加的跡象。

5. 外傭往日本和北上大陸發展情況日益俱增

日本從2017年開放引進外傭,並計劃將在2019年擴大該政策以解決照顧人口老齡化的問題, 而且日本開出的薪酬待遇, 工時和住宿條件上均有優勢, 亞太地區外傭的薪酬待遇將有機會被再次推高。

此外, 內地則從2016年8月1日放寬批准引進外傭,符合資格的外籍及港澳台人才便可以在指定城市聘請外傭在內地工作, 雖然此政策暫時尚未影響香港, 但長期效果則相對明顯 。

對於內地僱主"黑工"問題, 據悉內地城市對外傭需求龐大,一是外傭家務水平高,二是外傭因為有英語的優勢,可以教授小孩英文,比內地的保姆更適照顧小孩,所以很受內地僱主歡迎。另外,內地外傭工資高過香港,在北京上海月薪達八千至九千,深圳、廣州也有六至七千,因此很多有經驗的本港外傭都心動北上發展。 據說,過去多年,大陸已經有約20萬的黑市外傭非法逗留內地,即使沒什麼保障也願意經不正常的途徑尋找內地僱主,原因就是因為收入相比較高。

6. 外傭輸出國的輸出費用日益增漲

由海外國家輸入傭工,僱主必須交付一筆 overseas surcharge,費用由多年前的幾百元港幣,到今天的港幣四千多、五千多不等。我們相信在現時全球勞工市場供求不平衡的趨勢和出口國政府績極鼓勵下,此費用將會不斷上升及轉嫁予消費者。香港輸入外傭的成本和工資必定不斷增加,而要與日本、台灣、新加坡、內地城市等地區及國家競爭輸入外傭,這筆費用又不得不支付。香港僱主的聘請費用從而將會日益俱增。

7. 供求不平衡,工人姐姐搏炒現象明顯

現時外傭與香港僱主的關係是:一傭難求。 很多僱主大吐苦水,工人姐姐有各種搏炒小動作。 例如 :
1. 帶小朋友變得沒以前用心;
2. 終日玩手機;
3. 說話晦氣,不開心就搏嘴說:你唔鐘意咪炒我囖。
4. 休息日經常很晚才回家,嚴重的甚至不回家過夜。
5. 在有異性的家庭的外傭,穿不恰當的衣服;
6. 將自己的內衣褲和僱主的衣服混在一起洗滌等等..

8. 引進柬埔寨籍外傭來緩解外傭荒壓力

首批柬埔寨外傭於2017年9月後來港。香港柬埔寨人力資源發展協會期望能達到每年輸入香港一萬柬埔寨籍傭工。由於柬埔寨全國只有約1500萬人口,并願意外出他國打工的人口所佔比例甚少,已輸出的部分人口中大部分已被新加坡引入,所以對香港減輕外傭荒壓力幫助不大,情況就猶如當年我們對斯里蘭卡及孟加拉傭工輸入的期望過高一樣。

9.中國大陸政策有可能隨時開放內地僱主聘請外傭

內地對於開放聘請菲傭的政策,隨著兩國關係的和緩,有可能放開內地僱主聘請外傭。這已經有點先兆:從2016年年底,內地政府公佈允許有在華永久居留資格或者持有工作類居留許可的外籍人士和港澳台高層次人才聘請外傭。

這計劃可能延伸到中國五大城市的內地僱主,包括北京、上海、廈門,等等... 而且有傳月薪可能高達 1萬2千港幣。

按照大陸的普遍收入水平,目前在北、上、廣、深一線城市從事家政服務的“啊姨”一般大約在5000-9000港幣不等(月嫂除外),所以港幣1萬2千的月薪尚有可能是菲律賓單方面的黃粱一夢。但是空穴來風未必無因,內地的開放政策很大可能已經醞釀了一段時間才吹出風來。所以未來香港在菲傭市場的緊缺度和流轉率可能會繼續增長。

在制度上沒有突破的情況下, 港人應該盡量為這個市場變化做好準備!

其他您可能感興趣的主題

1. 請女傭小貼士17條
2. 與外傭相處9大要訣
3. 你不可不知的7個勞資糾紛
4. 海外外傭(印傭、菲傭)女傭, 適合我嗎?
5. 本地完約的外傭(印傭、菲傭)女傭的優勢
6. 外傭(印傭、菲傭)在港女傭培訓計劃
7. 印傭的6大概況
8. 菲傭的8大概況
9. 與外傭良好僱傭關係的五種方法
10. 帶你透視直接聘請 Direct Hire 的現狀

Navigation



Gallery